飞鸽讯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资讯 > 正文

科技资讯

整治罕见冻害 中国“冷极”引进青藏铁路防冻设备

来源:互联网 2022-01-11 14:29:54科技资讯10
近日有关“整治罕见冻害 中国“冷极”引进青藏铁路防冻设备”的内容在网上很是火爆,不少网友好奇“整治罕见冻害 中国“冷极”引进青藏铁路防冻设备”的来龙去脉,因此小编将为大家打来关于“整治罕见冻害 中国“冷极”引进青藏铁路防冻设备”的相关信息,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哦。

1月10日,内蒙古大兴安岭地区最低温达到零下45摄氏度。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海拉尔工务段技术科科长庄连栋带领乌尔旗汗线路车间10名技术骨干,对牙林铁路岩山站线路冻害处进行重新检测。

“青藏铁路的新型冻害专用轨枕可调节范围更大,这种85毫米的大冻害也完全可以调整。”看到检测结果,庄连栋兴奋地说。

牙林铁路南起内蒙古牙克石市,向北穿越大兴安岭林区腹地,到达中国“冷极”根河市,是当地林区百姓进出大山的唯一一条铁路。因牙林铁路建设在极寒山区,地下水系错综复杂,线路冻害十分严重。岩山站就坐落在牙林铁路91公里的一处半山腰,地下水刚好从铁路路基下方穿过,每年冬季岩山站铁路就会形成两包一坑的独特冻害,坑洼处线路凹陷最大值在90毫米左右,是十分罕见的大冻害。由于冻害地点冬冻夏融,线路基础很不稳定,冬季常常要增铺轨枕保持线路结构强度,维修保养难度高、工作量大,行车安全系数也因为线路冻害受到影响。

“岩山站的冻害一直是困扰我们的老大难问题,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改造线路排水、换填土方,但效果不太理想。去年夏天我们引进青藏铁路使用的冻害专用枕木对线路进行‘冬病夏治’,线路冻害大难题迎刃而解。”庄连栋说。

冻害的成因是因为路基含水,冬季水遇低温结冰膨胀,线路发生形变,出现“坑”或者“包”。夏季气温转暖,线路尺寸便恢复过来,因冻害的动态变化特点,维修通常采取在钢轨下及轨枕上垫、撤橡胶垫板的方式,以填“坑”去“包”,保持线路平顺。普通的轨枕配件理论上最多垫、撤板36毫米,理论冻害整修极限为72毫米,而岩山站接近90毫米的冻害值,远超标准。本着根治大冻害的初衷,海拉尔工务段向全国铁路兄弟单位学习取经,吸纳新经验,探索新方法,终于攻克了这个难题。

“在全国范围,青藏铁路高寒、冻害这些特点和我们牙林铁路非常相似,通过沟通联系,果然发现了青藏铁路有同样适合我们的冻害整修方法。”庄连栋说,“青藏铁路的青海湖环线上冻害也很严重,他们使用新型调高混凝土枕木和调高钢轨配件整修冻害,一方面线路结构强度更高,另一方面垫板厚度更大,拿到我们的线路上一试,效果不错。”

新型冻害专用调高混凝土枕木和配件的理论垫、撤板值达48毫米,理论最大可整修96毫米冻害,使用这种方法,岩山站的极端冻害起落达到了普通整修可控范围。从去年9月开始,海拉尔工务段将岩山站内冻害区段线路全部更换为冻害专用调高混凝土枕木和配件,并对石砟进行清筛、路基进行注盐融冰,进行综合整治后,岩山站这处大冻害彻底得到控制,站内行车安全系数得到大幅提升。

“以前我们每天都得来岩山站整修冻害,自从设备改造后,5天来一次就能使线路质量达标。工人们活少了、不累了,干劲儿越来越足了!”线路车间副主任刘元龙笑着说。

1月10日,内蒙古大兴安岭地区最低温达到零下45摄氏度。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海拉尔工务段技术科科长庄连栋带领乌尔旗汗线路车间10名技术骨干,对牙林铁路岩山站线路冻害处进行重新检测。

“青藏铁路的新型冻害专用轨枕可调节范围更大,这种85毫米的大冻害也完全可以调整。”看到检测结果,庄连栋兴奋地说。

牙林铁路南起内蒙古牙克石市,向北穿越大兴安岭林区腹地,到达中国“冷极”根河市,是当地林区百姓进出大山的唯一一条铁路。因牙林铁路建设在极寒山区,地下水系错综复杂,线路冻害十分严重。岩山站就坐落在牙林铁路91公里的一处半山腰,地下水刚好从铁路路基下方穿过,每年冬季岩山站铁路就会形成两包一坑的独特冻害,坑洼处线路凹陷最大值在90毫米左右,是十分罕见的大冻害。由于冻害地点冬冻夏融,线路基础很不稳定,冬季常常要增铺轨枕保持线路结构强度,维修保养难度高、工作量大,行车安全系数也因为线路冻害受到影响。

“岩山站的冻害一直是困扰我们的老大难问题,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改造线路排水、换填土方,但效果不太理想。去年夏天我们引进青藏铁路使用的冻害专用枕木对线路进行‘冬病夏治’,线路冻害大难题迎刃而解。”庄连栋说。

冻害的成因是因为路基含水,冬季水遇低温结冰膨胀,线路发生形变,出现“坑”或者“包”。夏季气温转暖,线路尺寸便恢复过来,因冻害的动态变化特点,维修通常采取在钢轨下及轨枕上垫、撤橡胶垫板的方式,以填“坑”去“包”,保持线路平顺。普通的轨枕配件理论上最多垫、撤板36毫米,理论冻害整修极限为72毫米,而岩山站接近90毫米的冻害值,远超标准。本着根治大冻害的初衷,海拉尔工务段向全国铁路兄弟单位学习取经,吸纳新经验,探索新方法,终于攻克了这个难题。

“在全国范围,青藏铁路高寒、冻害这些特点和我们牙林铁路非常相似,通过沟通联系,果然发现了青藏铁路有同样适合我们的冻害整修方法。”庄连栋说,“青藏铁路的青海湖环线上冻害也很严重,他们使用新型调高混凝土枕木和调高钢轨配件整修冻害,一方面线路结构强度更高,另一方面垫板厚度更大,拿到我们的线路上一试,效果不错。”

新型冻害专用调高混凝土枕木和配件的理论垫、撤板值达48毫米,理论最大可整修96毫米冻害,使用这种方法,岩山站的极端冻害起落达到了普通整修可控范围。从去年9月开始,海拉尔工务段将岩山站内冻害区段线路全部更换为冻害专用调高混凝土枕木和配件,并对石砟进行清筛、路基进行注盐融冰,进行综合整治后,岩山站这处大冻害彻底得到控制,站内行车安全系数得到大幅提升。

“以前我们每天都得来岩山站整修冻害,自从设备改造后,5天来一次就能使线路质量达标。工人们活少了、不累了,干劲儿越来越足了!”线路车间副主任刘元龙笑着说。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皆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地址:https://www.sxhuachen.net/keji/10664.html

发表评论(0)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