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鸽讯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财经资讯

南京都市圈,有大动作!

来源:互联网 2021-12-31 11:20:19财经资讯10
奇闻异事社会娱乐新鲜事天天有,近日关于“南京都市圈,有大动作!”的信息在网络上引起众多热议,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起来看看吧。

12月28日,江苏首条跨市城轨——宁句城际正式宣告开通,镇江句容被拉进“半小时通勤圈”。加之,同时开通的地铁2号线西延线,地铁版图实现东进西扩,运营里程达到427公里,排名上升至全国第5位。

图片来源:交汇点客户端

同一天,宁马、宁滁、宁扬项目同时开工,南京、马鞍山、滁州3市皆是市委书记或市长出席开工仪式,重视程度可见一斑。可以预见,随着这些骨干项目的推进,南京都市圈的1小时通勤网络也将加速成型。

此前,国家发改委点名支持编制实施都市圈发展规划的城市,有南京、福州、成都和西安。南京都市圈之所以备受关注,不仅是因为首个获批,更因为这是全国首个跨省域的都市圈——近半数成员来自邻省的安徽。

图片来源:摄图网501204922

不过,这几年安徽省会合肥的异军突起,对南京形成竞争之势。马鞍山、滁州、芜湖等城市既是南京都市圈成员,也属于合肥都市圈成员。

身处两个“互相重合”的都市圈,南京与合肥之间是怎样的“相爱相杀”,南京跨省“带圈”能给其他城市群带来哪些启示?

首条跨市城轨

图片来源:新华社

作为江苏省内首条跨市城轨,速度快是宁句城际的最大特点。江苏省规划设计集团交通院总工程师王树盛表示:“列车设计最高运行时速120公里,而南京市内地铁一般设计时速80公里。”

从镇江句容乘坐这趟列车,换乘南京地铁2号线,一小时即可到达新街口,一个半小时即可到达河西片区。这意味着,南京正式将句容拉入半小时通勤圈。

中心城市和边际城市的无缝连接,好处不言而喻。“头部企业在南京、配套企业在句容”,已逐渐成为两地的默契。

句容市委书记潘群表示,句容将依托重大交通项目带来的空间重塑、要素重组、动能重聚,充分发挥自身比较优势、核心优势,精心做好宁句城际轨道交通沿线规划完善、土地开发利用。

着力打造具备“城市形态、工业产出、枢纽优势”的枢纽经济区,最大程度集聚更多人流、物流、商流、信息流,加快向枢纽经济、数字经济、消费经济拓展转变。

在江苏省内,感受到“南京红利”的不止镇江。扬州作为苏中城市,地理优势远不及长江南岸,跨江发展成为重要的突破点。去年末,连淮扬镇铁路的通车给扬州带来“重塑区位”的重要契机。

外界认为,此番宁扬城际的加速推进,不止是实现了其融入省城半小时“通勤圈”的梦想,更使得扬州“紧密接轨上海都市区、深度融入南京都市圈的沿江区域中心城市”有了更多可能。

作为扬州“前哨”的仪征市先行一步。今年9月,扬州市主要领导调研时指出,不止于区位,仪征的生态环境优美,产业基础较好,要主动融入长江经济带和宁镇扬一体化等重大战略,有效承接南京“外溢”的科教、人才、产业等资源要素。

实际上,早在2014年,江苏省**就印发了《关于印发宁镇扬同城化发展规划的通知》。自此,“推进宁镇扬同城化”成为江苏省级层面谋划的重大战略部署。而长江的地理阻隔和三地城际建设的滞后,是其同城化进展较为缓慢的重要原因。

如今,随着城际建设的快速推进,使得三地空间上的“同城化”成为可能。以句容为例,王树盛此前表示,

“南京作为中心城市,在向生产性服务业、金融及法律咨询等高端产业升级的过程中,涉及功能的调整和产业布局的优化,需要在更大空间范围内协同分工,形成资源的高效配置,带动双方经济共同发展。”

南京跨省“带圈”

实际上,南京不止向东,将镇江、扬州揽入同城化的“怀抱”。南京向西,宁马、宁滁城际也同时开工建设,这距离其工程可行性报告获批不足两月。

宁马城际起自南京西善桥站,终至马鞍山当涂南站,路线全长约54.23公里;宁滁线起自南京北站,终至滁州站,路线全长约55.35公里。这两条市域轨道交通线路的速度目标值均为120公里/小时,未来通车之后,有望实现南京与马鞍山、滁州分别30分钟和40分钟的快速联系。

南京至马鞍山市域铁路线路走向示意图 图片来源:南京日报

安徽马鞍山、滁州分别处于南京的西南和西北,均系南京都市圈的重要成员。其中,马鞍山早在2000年就已加入南京都市圈,并且成为了最早编制南京都市圈发展规划的城市之一。这两条线的开工建设,也意味着南京距离安徽的时空距离再近一步。

从南京都市圈内城市的区位来看,南京东边是江苏的镇江、扬州、常州和淮安,西边是安徽的马鞍山、滁州、芜湖和宣城。

南京都市圈示意图 图片来源:南京市发改委

而作为中心城市的南京,地处宁镇扬山地,国土面积仅为6587平方公里,在省会城市和副省级城市中分别处于倒数第二、第三位,土地开发强度一度逼近33%的国际公认警戒线。

在行政合并几无可能的情况下,“西进东扩”扩大经济腹地成为不二之选。南京向东推进宁镇扬同城化,向西推动宁滁宁马跨界一体化。不过,从经济发展来看,东强西弱势头明显,再加之长江天堑,南京对皖东南城市的影响力明显要高于省内城市,被不少人称为“徽京”。

这是南京跨市“带圈”的重要背景。百度迁徙大数据显示,2021年春运第一天迁入南京来源地和迁出南京目的地排名前三的都是镇江、滁州和马鞍山,其中滁州和马鞍山合计迁入/迁出南京规模都超过10%,可见三地联系之频繁。

在很多马鞍山人看来,看南京卫视、扬子晚报是不少人的共同记忆,甚至发布疫情通告还需要专门提醒“南京算省外”。宁马滁之间的经济往来也十分密切,宁滁、宁马还分别成立了跨界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来推动融合发展。

“江苏有三个都市圈,南京都市圈的腹地范围比较有限。东边的话主要是镇江受它影响较大,西边受它影响的是马鞍山、滁州,甚至延伸到芜湖这边,从历史上就有这样一个传统。”

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终身教授曾刚对城叔表示,早年合肥的经济、交通影响力也不足以覆盖至皖东南片区。

在他看来,宁滁、宁马等城际建设更多的是考虑安徽省更深入地融入长三角地区,这相当于是一个通道建设。安徽前些年的重点是合肥与外界的联系,但是皖东南城市也一直在全省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新通道的畅通不仅能够让安徽省跟长三角更好地对接,也能够让这些城市有更好的表现,“安徽不能只有一个合肥”。

省会腹地之争

图片来源:摄图网_501585622

在南京都市圈不断扩容的同时,合肥的“逆袭式”发展也备受瞩目。

从2001年开始,合肥以每年超越3~4个城市的速度,在2020年成功跻身全国经济排位前20名,经济总量跃上万亿台阶,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也渐入佳境。

这也使得外界开始担忧:南京和合肥是否会发生腹地的争夺?毕竟,南京都市圈中有4个是安徽城市,占据其地级市总数的1/4,滁州、芜湖和马鞍山还属于合肥都市圈。这些城市也正是安徽省内经济较为活跃的城市。

从2021年前三季度表现来看,滁州、芜湖、马鞍山和宣城的GDP分别为2559.2亿元、3186.96亿元、1854.11亿元、1356.3亿元,增速分别为12.3%、13.6%、11.7%、12.3%,均高于全省增速。

对于南京而言,2020年也是一个特殊的节点——GDP达到14817.95亿元,顺利迈入全国前十。眼下,南京和合肥都将争取国家中心城市作为重要目标,希望拥有更广阔的经济腹地,在更大范围内实现资源配置与产业分工,进而实现城市能级的跃升。

在宁滁马跨界一体化加速推进的同时,“合滁、合芜马”两大发展带也被列为合肥市接下来5年重点发展的“六带协同”的重要内容。在外界看来,颇有一种合肥“飞黄腾达”之后转身回来“抢地盘”的味道。

不过,在专家眼里,类似这样的观念明显是格局小了。曾刚提出,长三角地区城市的发展有着不一样的路径。长三角地区已经从单个城市、都市圈,进入到城市群发展阶段,内部之间没有那么多的界限。比如,从规划上看,上海都市圈和苏锡常都市圈更是重叠的。

他认为,从产业来看,不同类别的腹地范围是不一样的。长三角作为新兴战略产业的重要基地,不应局限于三省一市或者某个都市圈,这样产业是搞不大的。“现在还继续搞‘小圈子’,跟长三角地区的发展阶段不符合。”

不过也有例外,曾刚提到了处于苏鲁豫皖交界处的徐州都市圈。公开信息显示,其最早由江苏的徐州、宿迁、连云港,安徽的宿州、淮北,山东的枣庄、济宁的微山县,河南商丘的永城市组成,目前徐州都市圈的最新范围还在规划制定中。

不同于南京、合肥圈内城市的加速发展,徐州都市圈所在的地区相对落后。“苏北、皖北等产业结构、经济发展水平和科技能力还处在都市圈的阶段。”曾刚认为,南京都市圈是有特殊性的,徐州都市圈想要四省联动并不容易,“一个是落后地区较多,一个是协同难度较大”。

从城市到都市圈再到城市群,这不是简单的并列或者拼图,更多在于城市之间生产要素和服务职能的融合。政策层面更多的是为这种融合扫清壁垒,创造条件,至于最终能否由城至圈,再到更大范围的一体化,其实是一种水到渠成的事情。

记者|淡忠奎编辑|杨欢卢祥勇 杜恒峰 易启江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皆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地址:https://www.sxhuachen.net/caijing/9550.html

发表评论(0)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